樱花雨直播app最新

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江海市。

曙光一线,天微微亮起。

此时阳光像是一缕薄纱,在神医大夏的玻璃窗户上慢慢地爬动着,从窗帘的缝隙漏进了总裁办公室。

伊筱音绝美的脸上,恍惚染上了一层圣光。

她睡得很浅,也很敏感,昨天忙到凌晨才在沙发上躺了一会儿,被光这一照就缓缓睁开了美目。

“伊姐姐,醒了。”阿九穿着一身便装,精神抖擞地坐在她的对面,满脸笑容。

伊筱音微微伸展着腰身,掀开盖在身上的被单,轻声问道:“什么时间了?”

“还早,才五点半。”阿九给伊筱音递了一杯温水,“伊姐姐,还是去房间休息一会儿,这样熬着对身体不好。”

“无妨。”伊筱音不以为意的笑了笑,“去休息吧,我暂时不用照顾。”

“我现在不用休息也可以的。”阿九一脸、然的回答道,“那个臭流氓虽然很好色,但是真的很厉害,我……”说着说着,阿九忽然意识到什么,颇有些歉意的冲伊姐姐。”“不用道歉,也不用觉得好像抢了我的什么东西。”伊筱音把阿九搂在怀里,笑着说道:“只是得到了应该得到的幸福,夏天虽然人很小孩子气,但是对自己的女人确

实非常好。他是男人,这一点不用向任何人隐瞒,值得。”

粉嫩躯体纯白诱惑

“他的脾气太臭了,还是不要广而告之了。”阿九脸上飞红,接着说道:“我去给伊姐姐煮壶茶吧。”伊筱音笑了笑,放阿九去了,自己转身站在玻璃窗户前,将窗帘拉开,静静地看着远处的朝霞,那里云叠千重、彩光万丈,说不尽的绝胜风光。这样一刻闲适,她许久不

曾有过了,偶尔间感受感受,真是无穷的惬意。

蓦然间,伊筱音的目光微微一变,随即拉上了窗帘,转身便出了办公室,冲阿九说了一声:“我出去一趟。”

阿九正在煮茶,听到这话,微一抬头,说道:“那要快点回来,我做好早餐等。”

“嗯。”伊筱音点点头。

出了神医大厦,伊筱音在附近的街道逛了一圈,果然在一处墙角发现了阴医门特有的联络标记。顺着这些标志,她来到了一家颇有隐蔽地咖啡厅。

推门进去,里面很是冷清,基本上没有客人,毕竟时间还早,咖啡厅也是刚刚开门营业。

“客人,喝点什么?”一位女侍应生看到伊筱音,立时走过去招呼。

“喝的暂时不用了。”伊筱音淡淡的说道:“先给我找个安静的位置。”

“好的。”女侍应点点头,引着伊筱音到了一个颇为僻静的角落,那里有一株与人齐高的盆栽,刚好可以遮蔽四周投射过去的视野。伊筱音坐在座位上,透过落地窗刚好可以将外面的行人收入眼底,眉头微微蹙起,心里想着究竟是谁在找她,又有什么事情。阴医门经过她的整顿之后,现在已经不从事

那种阴暗的勾当,所以门人有什么联系她,只需要打电话就可以了,所以这种联系标记其实已经弃用了。还在使用的,也就只有那些早就隐匿起来的同门了。

“等我很久了吧。”就在伊筱音沉思的时候,一个烫着大波浪的都市女郎走了过来,笑着冲她说道。

伊筱音回过神来,看了来人一眼,略有些意外:“是?”

“对,是我,伊门主,很意外是吗?”大波浪女郎轻移丰腴的臀部坐在伊筱音的对面,随手给自己点了个烟,吸了两口,袅袅娜娜地吐了个烟圈。

“也没有多意外,想到了会是们,只是没想到是。”伊筱音淡淡的说道:“该怎么称呼,阴小四?”

“呵呵,伊门主,可别把我跟那些人归为一谈。”大波浪女郎摇了摇头,“我已经脱离阴医门了,也找到了自己的亲生父母,现在我叫应晓月。这名字,听着还不错吧?”

伊筱音很认同地点了点头:“确实很好听,比数字好多了。”

“我也觉得。不过比起的伊筱音还是差了一点点。”大波浪女郎笑了几声,又停了下来,冲伊筱音道:“怎么样,门主好当吗?”

“只要除掉了害群之马,其实跟管理一家医院,一个企业并没有什么不同。”伊筱音随口回答道。

应晓月一脸钦佩地说道:“我就佩服这点,居然有这个魄力,把那些自以为是的家伙都给清理了,可惜还是有一些听到风声躲起来了。”

“直说吧,找我有什么事?”伊筱音没有搭茬,也不想再绕圈子了,毕竟阿九正准备早餐等她回去吃呢。

应晓月显然也不是来跟伊筱音叙旧的,于是说道:“我得到了一个消息,听到了可不要太吃惊。”“放心好了,我的心理素质向来不错。”伊筱音平淡的说了这么一句,摊上夏天这么个奇葩,什么稀奇古怪的事情都见识过了,就连她自己也成了传说中的修仙者,还真

没有什么能让她感到惊奇的b。

“那就好。”应晓月说道:“那个老妖婆要出关了,知道吗?”

“说什么?”伊筱音霍然起身,惊愕莫明地看着应晓月:“谁要出关了?”

应晓月似笑非笑地看着伊筱音:“伊门主反应太大了,这跟向来淡泊的性子有些不合啊。”

“确定知道自己刚才说了什么?”伊筱音瞬间恢复了淡然,坐了回去,只是看向应晓月的眼神凌利了许多。“我当然知道。”应晓月将烟掐了,“我都是自幼入了阴医门,由老门主一手抚养长大。但是,阴医门真正的掌控者一直都是那个老而不死的妖婆子,也就是我们的创派祖

师。那个老妖婆六十多年前就开始闭的关,说是要突破人类极限,从而修仙得道。”

“创派祖师在闭长生关,这点所有的门人都知道。”伊筱简眉稍微蹙,略有些不满地打断了对方的话头:“这种废话就不用讲了。”

应晓月略有些歉意的笑了两声,接着说道:“好,那就说说不知道的。”“知不知道,为什么门里的女孩子比男孩子多?”应晓月身体后仰,倚在了椅子的靠垫上,“而且,女孩子从小就会被门主用各种药汤、药剂……淬炼身体?男孩子却从来

不需要这样。”

伊筱音没有回答,而是直接反问道:“知道原因?”“我以前不知道,现在知道了。”应晓月又点了一根又细又长的女士香烟,“而自从知道了那个原因后,我就想尽一切办法要脱离阴医门。为此我曾经疯狂地接任务,为门派

里做足够的贡献、赚足够的钱,最后老门主终于同意放我走了。”

伊筱音淡淡的说道:“那应该从此与阴医门一刀两段,再不要有半点瓜葛才对。”

“对,我是这么想的。”应晓月苦笑一声,“可惜,有些事情不是我想了断就能了断的,譬如那个老妖婆就肯定不会放过我,当然,她更不会放过。”

“哦?”伊筱音不免有些疑惑。“阴医门不是善堂,收养我们这些孩子,除了让我们拼命给她赚钱之外……”应晓月脸上渐渐显露愤懑的神情,“就是想要我们的身体,给她做返老还童的容器,我们不过是

她豢养的小白鼠罢了。”

伊筱音神情仍旧保持着淡定,问道:“什么意思?”“难道不记得了,大概二十年前,有几位师姐被老门主带去面见老妖婆,从此就销声匿迹了。”应晓月嗤笑一声,指着伊筱音说道:“我看就是在装蒜,其实早就猜到

了对不对,否则的话,又怎么会在十几、二十年前就想着脱离阴医门。”

对此,伊筱音不置可否,没有表态,只是接着问道:“确实不太明白想说什么,半天了都没有说到重点。的表述能力有待加强。”“那个老妖婆对长生不死有非同一般的执念,她创立阴医门其实也是为了实现她的这个梦想。”应晓月对伊筱音的态度有些恼火,说道:“如果那老妖婆继续闭她的长生关,或者干脆死在里面,我也不想跟阴医门再有关联,也不想联系。但是我有确切的消息,那个老妖婆快要出关了,而且很可能会再来找我们,找这些年阴医门给她培养的

小白鼠们。”

“那来找我,是出于好心提醒我?”伊筱音问道。“也不尽然。”应晓月摇头,一脸郑重的说道:“我是想跟联手自保。现在掌控了神医集团,又有那个变态老公相助,跟那个老婆妖婆有一拼之力。而我,这些年也没闲

着,同样积畜了一部分力量,到时候那个老妖婆真找上门来,我们也不至于束手待毙。”伊筱音不由得沉思起来,对于应晓月的话,她并不十分相信。关于阴医门的创派祖师,她其实早就暗中调查过,也是因为如此,十几年前她才会为了摘掉“阴”这个姓,用高价救人的方式疯狂敛财,然后从老门主手中赎回了自由身,只是仍旧需要听从阴医门的调令。之后,阴医门几经变故,老门主和部份同门也一起莫明失踪了,直至现在

她自己掌控了阴医门。“什么修仙啊,长生不死啊,那都是假的,纯粹是瞎扯蛋。”应晓月继续劝说道:“但是那老妖婆为了能让自己返老还童,她确实会不择手段。我联手,还可能有活命的机

会。”

只是,伊筱音怀疑的是应晓月找她的动机,很可能不是她自称的那么纯粹。再者说,她现在修为不低,就算创派祖师真找上门来,她自诩也不会出什么事情。

几分钟后,伊筱音淡淡的说道:“我需要考虑考虑。”

“最好尽快做决定,我怕事情有变。”应晓月再度掐灭了烟,缓缓起身,“三天之内,若是想好了,直接联系我,应该知道方法。”

伊筱音点点头,没有说话。等看着应晓月走远了,才徐徐说了一句:“修仙,长生不死……都是存在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