富二代app绿色软件下载园

() 虽然明知迎面走来的人只会直直地从他的身体里穿过去,埃德还本能地让到了一边。

他的目光不由自主地紧随那只在斯科特脚边跑来跑去的小豹子。所有的生命在他眼中都在微微发光,而且有着不同的颜色,泰丝是跳跃的红,小莫是纯净的橙,诺威是树叶般深浅不定的绿,斯科特……是一种闪烁着金与红的,奇异的灰,看起来像是有一道道金红色闪电自乌云中划过。

而小白却真的是白色——极其耀眼的白,在埃德眼中,几乎就是一个滚来滚去的光球。

伊斯看着这只小豹子的时候总是神情古怪,泰丝还偷偷嘲笑过他很可能是在嫉妒……但伊斯显然比所有人都更清楚它到底是什么……或是谁。

埃德怀疑斯科特是不是真的毫无所觉,尽管他对小白就跟对一只小猫没什么两样。

而小白带他们走的这条路……既对,又不对。

就像斯科特提及的那首又长又枯燥的诗——那其中的确隐藏着安进入迷宫的方法,但它根本没有结尾。因为迷宫根本不允许任何人,哪怕是克利瑟斯家族的后人,进入它最神秘的中心。

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知道这些……也许那些被塞进他脑子里的东西终究还是留下了些影子,但他不确定醒来之后自己是不是还能记得……他甚至不确定自己还要不要醒来。

他同样不确定斯科特是不是真的不知道这个——人心总是最难猜透的东西。

他能确定的是那条裂缝根本不是他造成的……这么说或许又太过绝对。

的确是他唤醒了沉睡在这迷宫深处的某种力量,而为了防止有人发现并得到它,整个迷宫自己造成了一切。

水,以及水中并没有被破坏,而是被启动的陷阱。足够阻止所有,哪怕是斯科特——但并不能阻止他。

纳凉女生

埃德凝视着漫过他膝盖的水,渐渐向下沉去,沉入水中,沉入地面。

他知道它在哪儿——它呼唤着他。

魔法之力自水中流过。那强大的力量能摧毁任何有形与无形之物,但它们不会伤害他……他们原本是一体。

他穿过墙壁,站在了一尊石像前。

那是尼娥女神的雕像。与圣墓之岛上旧神殿里的雕像几乎一模一样。有着线条坚硬,严厉而冷漠的面孔。

石像浑圆的基座下,雕刻在一块完整巨石上的符文围绕出繁复细密的纹路。随着水流微光荡漾。当石像开始震动,仿佛下面有什么东西想要挣脱出来,快速激荡的水中,符文闪烁的速度也更快。

埃德向下看去。他的目光也无法穿透那黑色的、被地底的烈焰烧熔过的岩石。但他知道那被禁锢的力量无法挣脱……除非他再帮它一把。

“你知道它为什么会被藏在这里,埃德……你知道它有多么危险。”

似曾相识的声音幽幽响起。

水中突然亮了起来。一个白发蓝眼的女孩静静漂浮在埃德对面。神像的另一边,长发丝丝缕缕地散开,如银白色的光线。

埃德看了她好一会儿。他努力寻找着自己心中曾有的敬畏与感动……但它们不在那儿。

“骗子。”他说。

女孩儿向他无奈地微笑。

“你不是神,也不是费利西蒂……你只是个影子。”埃德喃喃低语。“我呼唤时你不曾回应……我需要时你也并不存在。”

“如你所言,我不过是个影子。”女孩儿叹息着,“我并非无所不能。但我总是在这里的。埃德,我只是无法再穿透你心中的迷雾。”

“所以这是我的错?”埃德冷冷地反问。“我必须没有疑惑,没有愤怒,没有悲伤……我必须让自己的灵魂变成一张无喜无怒的白纸,我必须没有了自己,才能够看见你,才配得到你的指引……或求得一点恩赐吗?那么你现在为什么又会在这里?我已经许下了无法违背的诺言,对你来说,这样不是就已经足够了吗?”

你只是个容器——伊斯的警告似乎还在耳边,而他总是对的。

对神而言,一个容器的喜怒哀乐又有什么可在意的?可笑的是,到现在他才确信,他的确是被选中的圣者,只不是,并不是唯一的那一个。

容器总是可以替换的。

他短暂的骄傲与自信早已被击得粉碎……不,他大概从来没有拥有过真正的“自信”。他只是一直为他意料之外的天赋之力而沾沾自喜,为他“被选择”的事实而得意洋洋,为这事实里的重重疑云而患得患失……

他只是一片随波逐流的叶子,失去了能把他送上浪尖的波涛,便注定被困在无波的水洼里腐烂发臭。

女孩没有回答,酷似费利西蒂的脸上却充满悲伤。

埃德垂下了双眼。无论是真是假,无论她还想从他这里得到什么……他依旧不愿看见那样的表情。

地面又一阵更为剧烈的摇晃,他能清楚地听见一声声热切的呼唤,印在他灵魂中的字迹简单又直接。

保护,和复仇。

那都是他想要的……尽管他更想让时间倒流,他更想救回瓦拉。他曾经做到过,却不知该如何重来一次,那个愿意付出生命来帮助他的人已经不复存在,而他辜负了她的期望。

他祈求过,此刻站在这里阻止他的,并不曾回应——他需要寻求另一种力量,一种属于他自己,由他所控制,永远不会被夺走,永远不会背叛他的力量。

“被锁在那里近千年的东西……它为保护自己最爱的人而诞生,却几乎毁灭了一切。”女孩低低声音和水流一起穿过他的身体,“埃德?辛格尔……你确定那真是你想要的东西?”

埃德深深地看了她一眼,伸手按向女神像。

斯科特他们返回地面时,天已经快黑了。

他们疲惫不堪,难掩沮丧,让站在主堡前等候他们的艾伦微微一惊。

“出了什么事?”他问道,“我以为你们成功了……地下已经好一阵儿没有任何动静。”

斯科特点点头:“我知道。”

返回途中他们遇上了两次强烈的震动,第二次的时候斯科特甚至已经做好了不计后果地使用传送术的准备……但之后一切都平静下来,身后也并没有追逐而来的水流。

“事实上,除了在里面不知道转了多个个圈儿,我们什么也没干。通常来说,我喜欢有惊无险,但连‘惊’都没有,也未免太让人失望了。”泰丝说,这种徒劳无功无聊之极的“冒险”让她十分不满,快要出来的时候她差点就忍不住拆个陷阱带出来留作纪念了。

诺威倒没那么失望,迷宫里那些古老的雕塑多少满足了他的好奇心。但斯科特显然没有找到他想要的东西……虽然没人知道那到底是什么。

“我想我始终还是想要证明,父亲告诉我的一切都是真的……但现在或许不是合适的时机。”他自嘲般对艾伦笑了笑,“如果藏在地底的东西暂时没有危险,也许我们最好还是先让它待在那儿。”

艾伦立刻点头表示了赞同。摆在他们面前的还有无数麻烦,他们实在不需要更多的好奇来制造另一场危机。

“古德伊尔想办法从他在维萨城的法师朋友那里得到了一些消息。”并肩走回木屋时,他告诉斯科特,“就像达马兰一样,一艘满载死人的船逆流飘到了维萨城,但他们得到过警告,船还没能进入港口就被放火烧了。布卢默?克利瑟斯,那个如今持有永恒之杖的家伙声称水神的力量依旧保护着维萨城……但他也一样无法驱散柯林斯平原的雾。我想我们还有一点时间来决定到底要怎么做。”

“……他必须为此付出代价,艾伦。安特?博弗德必须付出代价。”斯科特低声说。

“的确……但他是国王,而你是一位牧师。想想那意味着什么。”艾伦叹息着,“将信仰卷入权力之争是极其危险的事。我不想责备你什么,斯科特……但是别忘了,你已经犯过同样的错。”

斯科特紧闭双唇,脸色微微发白。

他没有忘……他也不可能忘记。或许如今发生的一切,归根结底都是他十年前那个狂妄自大的决定种下的恶果。

但既然已经没有办法回头,他也只能继续走下去。

靠近木屋时蒙森突然抱着水罐快步走了出来,脸上有一丝如释重负的笑容,用轻柔的声音告诉了他们这一天里唯一的好消息:“少爷醒了!”

.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