管鲍应用下载中心

偌大的高尔夫球场内。

当楚凡和白芊芊一同出现的时候,意外的不仅仅是场间众人,还有林雅柔。

隔得并不远,林雅柔看着白芊芊身后的楚凡,俏脸之上没有任何表情变化。

但是莫名的,楚凡感觉到了一丝如芒在背的杀气。

这算是对我的关心吗?

感受到林雅柔的眼神,楚凡无奈的耸了耸肩,表示自己纯粹是被白芊芊叫来打酱油的。

夫妻二人一波眼神交流,不过看样子,林雅柔似乎并没有原谅楚凡的打算。

“你就是楚凡?”

人群之中,看着白芊芊身后之人,刘浩然皱了皱眉出口道。

不过那双眼睛里,却是充斥着一抹蔑视之色。

早在几年前,他曾经在一次聚会上见过自己这位表妹林雅柔,刘浩然便已经暗暗上心,可是却没想到,还没等他出手,便已经在南陵听到了林雅柔嫁人的消息。

而最关键的是,林雅柔竟然还嫁给了一个十足的废物,这让他心中很是痛惜。

小女人沟轻轻露

“他就是我的丈夫,楚凡!”

注意到刘浩然眼中的神色,林雅柔面色微微一冷,当即迈步走出,站到了楚凡身边,大庭广众之下,伸手挽住了楚凡的胳膊,开口一笑道。

林雅柔本就长得不俗,这展颜一笑更是明艳动人,让场间众人心神为之一荡。

林雅柔的美,有着让男人无法抵挡的成熟与知性,哪怕一旁站着的白芊芊,都略显几分暗淡失色。

如此美人,怎么偏偏就嫁给了这么一个废物。

不仅仅是刘浩然,场间一众男同胞此刻看向林雅柔身边的楚凡,各自眼中皆是生出了几分羡慕嫉妒恨。

林雅柔这般举动,十足替楚凡吸引到了足够多的仇恨。

你是故意的?

感受到众人那恨不得杀死自己的目光,楚凡低头看向了身边的林雅柔。

这女人,什么时候对自己这么亲昵了,摆明了是报复,给自己拉仇恨。

迎着楚凡的目光,林雅柔没有丝毫掩饰的一笑,紧致的运动装下,一对柔软挤压着楚凡的手臂。

没错,老娘就是故意的,怎么样?

林雅柔那一抹笑容中的含义,只有楚凡能够读懂。

此刻。

看着林雅柔这么亲热的举动,霎时间是让场间众人恨不得活剐了楚凡。

天啊!

这可是江南市商界第一美人,居然……居然被楚凡这废物占了这么大的便宜。

外界不是传言,林雅柔只是迫于家族压力才嫁给楚凡,二人并没有夫妻之实吗?

难道,难道都是假的?

此时,看着楚凡和林雅柔如胶似漆的模样,刘浩然那张脸,几乎铁青一片。

“我给你介绍一下,这位是刘浩然表哥,来自南陵刘家。”

站在楚凡身边,当着众人的面,林雅柔自然不想太过火,当即松开挽着楚凡的双手,冲着楚凡介绍道。

“南陵刘家……”

听到林雅柔这话,楚凡同样是将目光看向了刘浩然。

他自然知道,刘家和林家的关系,林雅柔的母亲刘兰,便出自刘家旁系。

若是没有记错的话,前世林家落难之时,刘兰曾经向南陵刘家求助过。

不过刘兰毕竟只是旁系出身,又早已出嫁,在刘家也是人微言轻,当初眼睁睁的看着林家消亡,刘家根本没有出手相助的意思。

所以,楚凡对这刘家可没有半点好感,更不用说眼前这个满眼只盯着自己老婆的刘浩然。

“听说我这位妹夫可是京城来的大人物,想必这高尔夫打的也不错吧!”

人群中,如同众星捧月般的刘浩然,目光直视楚凡开口问道。

京城来的大人物?

场间众人一听这话,差点是笑出了声。

谁不知道这楚凡只是被逐出家族的废物,哪算得上是什么大人物。

刘浩然这话,颇有几分嘲讽的意思,即便是站在楚凡身旁的林雅柔,也不禁凤眉一皱。

若不是碍于对方身份,林雅柔已经想要当场离开了。

“怎么,你想跟我玩两把?”

林雅柔正准备开口劝下,却没想到身边的楚凡抢先出口道。

对方发飙,岂有不接的道理,再说楚凡也很讨厌这个叫做刘浩然的家伙。

“一时手痒,还请楚大少不吝赐教啊!”

听到楚凡没有拒绝的意思,刘浩然当即笑道,说话之时,顺手从球车里也取出一支球杆,扔给了楚凡。

“规矩简单点吧,咱们两人一人一球,谁用最少的杆数打进洞,谁就算赢,怎么样?”

看着楚凡,刘浩然将规则说明了一番。

在他看来,以自己几乎媲美职业球员的技术,几乎足以完虐楚凡这样的业余渣渣了。

“没问题。”

刘浩然话音刚落,楚凡比划了一下手里的球杆,不假思索道,“不过,我这人比较好赌,没点什么彩头,这比试只怕太没意思了。”

“彩头?”

听到楚凡这话,场间众人皆是一愣。

“这样吧,落后一杆一千万,这个赌注你可敢接?”

语不惊人死不休。

就在众人还没反应过来时,楚凡这一席话几乎让林雅柔在内的所有人面色一惊。

一杆一千万!

这可是豪赌啊!

“楚凡……”

下意识的扯了扯楚凡的衣袖,林雅柔睁大了双眼看向身旁之人。

别人不清楚,但是她怎么可能不知道,楚凡什么时候会打高尔夫了?

一杆一千万,这就算是对于刘浩然来说,也不是一笔小数目了。

“好,既然楚大少有这个兴致,那就按你说的来,一杆一千万!”

生怕楚凡会反悔一般,刘浩然非但没有犹豫,反而是与楚凡一拍即合道。

顿时,原本还打算劝说的林雅柔,此刻面色一沉。

刘浩然既然答应的这么爽快,摆明了就是想要坑楚凡。

不过当着这么多人的面,大家都是江南市中的名流,林雅柔再怎么不愿意,也不好替楚凡反悔。

“放心吧,咱们这位表哥可是有钱人,不会输钱玩赖的。”

察觉到林雅柔眼中的担忧,楚凡拍了拍林雅柔的肩膀,却是爽朗一笑道。

听到这话,林雅柔差点没气晕过去。

她哪是怕刘浩然玩赖,这分明就是楚凡的必输之局啊!

一旁,听到楚凡这番话的众人,也都是纷纷投来了看白痴般的眼神。

谁不知道,这刘浩然打高尔夫的技术,那是出了名的,楚凡这么急着撞上去,纯粹是找死。